她的香水,沒我的特別

陽光灑滿星期天午後,我一個人走在街頭,一名很吸睛的女孩向我擦肩而過,兩秒之後我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,是Dior的Blooming Bouquet,對於香水我很靈敏,但對於大眾化的香水,很熟悉但從不追求,除了自己骨子裡留著叛逆的血、對於獨特的自由意志,一方面也是厭倦了那些香水味。

回朔到某年秋天,我獨自來到巴黎生活,現實裡的巴黎和電影裡的,些微似曾相識但又有些不同。記憶中的巴黎人很特別,他們身上沒有因資本主義影響而被貼上的標籤、沒有品牌的迷思、不盲目追求主流,應該對他們來說,沒有主流次流之分,不被標準化的他們,喜愛獨特性所附帶的價值,也因此巴黎人的對於物質的態度影響了我往後看待事物的價值,那種重質不重量、重設計不重品牌的信仰。

氣味與記憶牽連著一段故事,當聞到記憶中的味道,總會有一段跑馬燈閃過我的腦海,因此我喜歡讓大家替自己的香水命名,更喜歡聽香水背後的故事,因為我可以靠想像力走進你的故事書裡。

客製化對我來說是奢侈品,但不是以昂貴價格來定義,而是其獨特與稀有性滿足了我的虛榮心。當我穿著我的訂製香水,當我再一次聞到熟悉的香水味,我可以很自豪,因為她沒我的特別。


LFP 香料香水實驗室 香水 客製化 獨特 香水調香 自己的香水自己做

回應這篇文章